NCKU, 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

歡迎光臨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
:::
分類清單
:::
首頁 > 關於本系 > 系主任的話

系主任的話

 

 

【來自日落邊陲的主流人性──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來台演講系列之一】
陳玉峯

    全球從來一起呼吸、一起脈動,即令時空不一,本質盡同。

打開心胸,世界上沒有陌生人;傾聽心音,原來都是普世人性。

台灣,當然是世界的台灣;突尼西亞,當然是全球的突尼西亞!地球上每一點都是中心,當我們去除或擱置讓我們狹隘的偏見,我們可以看見美麗新世界的曙光,並且篤定地走出眼前的每一腳步。

國立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鑑於台灣的政經或各面向的困境,長期致力於培育國家暨全球未來傑出貢獻的人才。除了制式課程之外,更經常舉辦同社會各行業界,種種面向議題的交流、溝通與學習。因為生命基因隨時多樣在演化,心智能力歧異且瞬時新創發,多元學習與刺激,正是開啟未知與未來的好途徑。

在拓展心胸格局與遠見智慧方面,異文化接觸與國際交流,正是我們重視的一環節,而且,我們希望銜接世界或普世肯定的正面能量或涵養,或將不斷推出「諾貝爾獎的國際論壇」系列。

2017年12月20日(三)晚上6-9時(註:17時開放入場),假成功大學成杏校區成杏廳,我們邀請到諾貝爾和平獎得主(2015年),北非「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大會」的代表性人物之一:梅沙悟德˙荷穆達尼(Messaoud Romdhani),專題演講〈突尼西亞青年:希望與挑戰(Tunisian Youth:Hope and Challenges)〉!誠摯歡迎十方朋友們前來聆聽,並參與提問討論!

諾貝爾和平獎為什麼會在全球數百個推薦名單中,選出「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大會」?他們對全球和平的貢獻是何?他們楬櫫了何等文化成果或契機?他們對世人、世代及台灣目前局勢及前瞻,有何啟發或創見?本短文先作前導。

所謂的「突尼西亞全國四方對話大會」,成立於2013年夏天,因為當時的突尼西亞政治暗殺頻繁、社會動亂日漸擴大,而瀕臨內戰邊緣。在多位傑出對話人才的調停斡旋下,代表全國民間的四大團體:總工會,工業、貿易及手工業同盟,人權聯盟,以及律師協會,經由無數會商,從修憲、國會選舉,乃至總統選舉,完成民主轉型,締造「多元民主體制」的新典範,如同諾貝爾和平獎頒授的理由:

「他們在2011年茉莉花革命之後,對於締造突尼西亞的多元民主體制,做出決定性的貢獻!」;他們在多年來陷入嚴重的政治、社會動亂中的許多穆斯林國家案例裡,突破政治理念、宗教信仰、價值觀及利益本位,成功地保障了全國的基本人權;他們在複雜的社會不同階層或區塊、歧異的價值觀或意識,顧全全民的工作勞動權、社會福利、法治及人權原則,以道德勸說,推動了成功的民主轉型,發揮了公民社會的合作力量,證實了民主、和平制度可以由民間來完成。

台灣人千萬別因寥寥上述小段話誤認為沒啥了不起,這是極為艱困的人性工程!他們在大約1年的時程,制訂通過了新憲法,並隨後選出新總統;他們是2011年以降,阿拉伯許多國家陷入所謂「阿拉伯之春」的民主運動中,唯一尚稱成功者。

依我個人見解,他們在人類歷史上的重大成就,乃在於突破二元對立的人類慣性,而且是由人民團體,衝破政治、宗教、階層、利益、民粹的對立,開啟真正包容、多元協商的大智慧、大心胸典範。

反觀台灣,數十年來長滯於藍綠、紅綠或全光譜的對立,歷來龐多的協商走不出本位主義、格局遠見,多在字眼、機巧間遊走,而公民社會雖然早已形成,卻因體質不佳而滯留在被分化、對立的窠臼,甚至充滿失敗主義悲觀的情緒。

因此,此次我們邀來文明古國新蛻變的範例領導者,希望帶來新啟發與新刺激。當然,個人側重在對於青年的新視野或挑戰。

我要特別強調,這次來台的演講團當中,主講人梅沙悟德˙荷穆達尼有篇2017年7月1日的短文:〈被社會排除在外的馬格里布青年(Leaving Maghreb Youth on the Sidelines)〉,該文最後兩段敘述:

政治人物(執政或在野)似乎都無能瞭解社運經歷的改變,而民間一大堆非正式組織(NGO),以直接且具體的訴求而集結。「他們不相信政黨政治的效率!有時候大家甚至懷疑所有的政客,不僅無法解決問題,反而是問題的一部分!因為政客們太過功利、選舉導向,而且渴求權力!」

人民也相信自己不需要一個現成、既有的領導人;人民重視所有抗爭者之間的橫向聯繫。當然,運動過程中也會出現新的領導關係,但大家在乎的是:社運與大家想要達到的理想,社運與社會正義之間,我們如何縮小距離?

主講人的見解,我頗有感慨。

2008年前後,我鼓吹「熱帶雨林政治學」(雖然沒人回應),我認為任何政治人物、制度,只要他(它)們產生或製造的問題,比他(它)們能解決的問題還要多之時,正是他(它)們要被淘汰的時刻了!

 

地球上尚未被認真發掘、學習的最大宗生態體系,一為熱帶雨林;另一為海洋生態系。熱帶雨林最複雜的社會結構,從第一層疏而不離的最高樹種,絕非同一種大喬木,而是高歧異度的多元樹種,更且,不同層次之間(空間上下)並非領導或從屬的關係,同一層次、不同層次的組成之間,存有非常複雜的直接或間接的多元合作、迴饋的關係,絕非溫帶林強調的二元對立、競爭為主的交互作用! 我也預估今後的國際界線甚為模糊,全球各地各種組織都會交互結盟,改變國家組織結構等等,地球上人類過往的政治或統治內涵,必將產生重大的變革。(註:以上以最簡約的方式勾勒)

而承擔全球政治體質、體制的改革或革命者,就是落在後現代之後的「文化創意派」。這些人目前大約佔各國人口比例的1~3成,他們重視身、心、靈的合一;他們關切生命整體的意義與體現;他們在乎物質從生產到產品的所有過程;他們不關切二元對立的政黨對決;他們在現今台灣偶而投票或經常放棄,因為他們早已厭惡二千多年來靠藉如何騙取選票來取得政權的政治術仔;他們正在或即將領導未來,但現今欠缺凝聚他們的組織、結盟及機制;他們具備充分的自主性、主體性,截然不同於舊價值系統!

在我心目中,突尼西亞的四方對話集團,大致上相當於「文化創意派」,也逐漸逼進「熱帶雨林政治學」(cf.拙作《山˙海˙千風之歌》,2011年)。

至於本文題目之所以書寫「日落邊陲」,取義於梅沙悟德˙荷穆達尼該短文的地名「馬格里布(Maghreb)」。「馬格里布」指非洲西北部地區,阿拉伯語意為「日落之地」,常指突尼西亞、阿爾及利亞,以及摩洛哥三個國家。

:::
最後更新日期   
2017-12-14